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专著心得 >>
我为文化名人刻印
作者:鄂力 【字体: 】 关闭本页

屈指算来,我刻印的时间,也有二十来年了。在这二十几年的篆刻生涯里,我总共为差不多三四百位文化名人刻过印。

我的篆刻艺术从冰心、夏衍、胡绳、张君秋、凌子风、李德伦、胡絜青、汪曾祺,一直刻到袁世海、张光年、季羡林、徐肖冰、华君武、丁聪、姚雪垠、黄苗子、郁风、冯亦代、黄宗英、王蒙、刘心武、大江健三郎等,中国人、外国人都有。前一段时间托朋友带印到台湾给李敖先生,李先生收到后回赠一本他的著作给我。

通过篆刻,我广泛结交文化名人,不但学到了名人的人品,学风,更重要的是学到了他们的从艺精神。如陈逸飞讲,艺术要雅俗共赏;黄苗子讲,艺术要有变化。他们的话看似简单,其实含义特深,对我的篆刻很有启发。即便抛开艺术不谈,他们大都一生经历坎坷,对艺术、人生看得非常透彻,淡泊名利。他们在艺术上都达到很高的成就,但仍笔耕不辍。记得刘开渠老人生前家里房子装修,搬到一个临时住所,我去拜访,见老人正聚精会神地伏案临帖。如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想象一位年近九旬、享有极高声望的艺术大师,居然会像小学生一样对着碑帖一笔一画地认真临写。看到后,对我的影响太大了。他对艺术精益求精的态度,让我感到什么是大师,这就是大师,大师对艺术丝毫不去糊弄。

1988年初,我来到慕名已久的夏衍先生府上拜访,他家的客厅只摆了些沙发,墙上也没有挂名家字画,但我知道夏公可是个大收藏家,他收藏的大量珍贵文物和集邮,全部无偿捐献给国家。我把自己敬刻的印章呈给夏公,他边看边对我说:“没想到,你小小年纪,刻得还挺有力度。”他告诉我趁着年轻,要多抓紧时间学习,多向老前辈们求教。

后来我写信给夏公,希望他在方便时能给我题几个字,没几日我就收到了“开拓创新,为人民服务”的题字,它成为了我的座右铭。

   
             絜青                  夏衍

还有一次,我来到位于灯市口西街的丰富胡同6号拜访胡絜青先生。那时我还是一个19岁的青年,胡老热情接待了我。她衣着朴素,满口京腔,语气平和,我为老人呈上自己的篆刻拙作,请她指教。老人细看之后,首先对我自学篆刻的精神给予了肯定,接着对我带去的篆刻拙作一一给予评点,指出不足之处。她发现我有几方印是齐派风格,她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白石老人的篆刻,我说我很喜欢白石老人大刀阔斧、直率雄健的篆刻风格,他的印章有新颖的形式感,结字与章法突破旧有的藩篱,刀法酣畅淋漓……胡老听后,对我讲,她看齐老刻印是一大享受,他一不用笔在石头上写墨稿,而是先打好腹稿,想好后,直接握刀刻下去;二不用印床,而是一手握刀,一手持石,全靠腕力;三是不回刀,一刀成功。我临告别时,絜青老人随手拿起一小长条宣纸,提笔在上面写下了几个字给我:“刻苦学习,自强不息。鄂力同学勉之。”后来,我为胡老刻了一方名章,她看后夸奖我大有进步,并且鼓励我要不断地对前辈名家的长处兼收并蓄,一定要刻出自家风貌。只要长期持久地学习,就会有所提高,并且叫我一直好好努力下去……

我和一些文化名人在交往中结下了深厚情谊。

新凤霞临去世前写了《好孩子———鄂力》一文说:“鄂力是老人堆里最受喜欢的人……为什么大伙都喜欢跟他来往呢?用两个字来说就是‘可靠’……鄂力为人服务,任劳任怨从来分文不取……他是个文静的青年,懂得些古典文学艺术,帮了我们许多忙。所有因此而认识了的中老年朋友都喜欢鄂力,鄂力因此也就认识了许多文艺界的朋友。大家都喜欢他……”

廖静文女士曾为我的篆刻作品题字“方寸之间天地宽”,并附一行小字“鄂力小弟精于篆刻,孜孜以求精神可嘉。”

今年9月,我的个人篆刻展——“鄂力为文化名人刻印展”在北京郭沫若故居展出,一些文化名人前辈来为我助兴。我办个人展的目的也很简单:一是缅怀一些帮助过我的前辈,二是为自己立一个新的起点,三是为了弘扬这门艺术贡献自己的力量。